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生米是这样煮成熟饭的
生米是这样煮成熟饭的
我迅速的向上拉扯着茗的上衣(短袖吧,比较常见。),茗啊的一声……却是我趁茗被上衣套住的时候,在她胸前抓了一把。【依,你,你做什么啊!别这样!】茗的声音有些哽咽,有些不解。【给我吧!茗,你知道我是爱你的,我不想再这样的等待下去,我怕,真的好怕!】我不知道该如何说服她,甚至不知这把快刀斩的断这团乱麻与否?说话间茗已躲到一边将套在头上的上衣取下,看着上衣后的雪白酮体上那抹被粉色乳罩拱起的美妙曲线。我回味着刚才那袭胸瞬间的美妙手感,弹性、柔软。我知道曾经意淫、幻想的美妙就在这里,在我的手上、在眼前,触手可及。摇了摇头,让自己从回忆中清醒过来。看着趁我分神,推开我并趁机退到了门边双手拿着上衣遮住胸部的美妙人儿,我笑了笑。【你这才不是爱我呢!你不过是为了你的兽欲】茗的指控让我越发好笑,却又有些羞愧,有些不忍。随即想起过往种种,不由升起一丝报复的快感。哈哈,这就是,就是自己苦求不得的,哼!不,还不够。【在你眼里,我的所作所为都只是为了兽欲?】我状似疯狂的吼道。我衡量着我们之间的距离,第一次觉的她与我之间的距离如此之近。我向前走着,逼问着【茗,你知道……】我猛地一扑,将正在开门的茗按在门边。【为什么,你总是不给我?】我用力拉扯着她的胸罩,却难以褪去。茗不断地挣扎,无奈下,我只好紧紧的抱着她,安抚着,却又趁机在她背后一环。她似有所觉,越发不安的挣扎着。我抓住胸罩,轻轻的一拉,她踉跄地转着圈,披肩的长发飞舞着,神色有些慌张,随即那俩点嫣红,映入眼帘。那可人的雪白双峰,多么高耸而动人啊!不安分的跳动着,荡漾着的乳浪,诱的人不能自已。那雪白双峰上的微红乳晕,那微红中越显嫣红的蓓蕾(应该有更好的词),闪耀、夺目、诱人。【好美!你真的好美!】我赞叹着,想起那总是遮挡着,却又无时无刻不引人注目,让人意淫着的雪白双峰,那亵渎的快感让我疯狂,这近在咫尺的美妙让我难耐。【你无耻,不要脸,下流】她红着脸,一副气坏了的样子。我虽有些忐忑,有些怜惜,却自觉没了退路,怎能忍耐这触手可得的诱惑。我笑了笑,朝茗走去。【你不要过来!】看着她那副双手抱胸可怜兮兮的模样,我不再压抑住心中渴望。似恶狼般,扑向心中的小羊。千百年来,狼爱上羊的故事,总在重演,不尽相同,尽是相似。她挣扎着,不时的惊呼着推开我那邪恶之手。那光滑肌肤的触感,让人留连,不舍。不知似火的温暖下,可有似火的热情。脱去上衣,紧紧的抱着茗。感受着双峰的坚挺,挤压着,触碰着,让身体每一份肌肤都感受着那份美妙。【你放开我!】她奋力的推挤着我:【你不要这样啊!】嗯!我就似未曾听见一般,仍自压迫着,摩擦着,点燃身体的每一份激情。我快受不了了,我努力的把自己的嘴凑近茗,吻着她的耳垂、脖子。她侧着脑袋逃避着,避无可避,只是有些无力的颤抖着。压着她,双脚夹着她的双脚,让她难以动弹。努力的空出一只手来,畅游在那美妙的雪白酮体上。环着乳根处游走,轻轻弹动着,挑逗着她那越发敏感的神经。抚摸那因紧张而有些紧绷的细腻肌肤,似安抚猫儿般,轻柔又时而邪恶的挑逗着。随着她反抗的减弱,看了看她那因带着泪水,而越显迷离的双眼。我缓慢的向下移动着身体,让自己靠近那挺立的双峰。一口吞下了茗那诱人的乳晕,茗惊呼了一声,用力一推。我又怎肯放走口中的美味,轻轻的一咬一拉。啊!她的惊呼,让她的反抗显得渺小而无用。吸允着,似幼儿吃奶般,毫无保留。抓着双峰,捏着感受它的弹性。吞吐着蓓蕾,感受着它的挺立,似无声的支持着我,默许着我。我拉开了茗的牛仔裤拉链,显是她顾此失彼。她努力的想腾出手来阻挡,显然有些晚了,裤子上的金属纽扣已被松开,她只好拉着裤头不被褪下。这,显然无法阻挡那邪恶之手。我亲吻着毫无防护的双峰,沿着裤边的缝隙侵入那芳草萋萋之地,感受着那三角洲禁地的些许潮湿,心中无比雀跃。她只会是我的,我的。顺利的褪下裤子,看着那粉色蕾丝边处几根不安分阴毛,粉色内裤中央的那片湿痕,都似在无声的邀请着我,欢迎着我。这怎能不让我浮想翩翩。我不再迟疑,扯下她那最后的防线,看着她转过脸去,似还有几分不知所措,几分迷茫,那晶莹的泪珠,点滴洒落。微红的脸上,那几丝泪痕,越发显得她楚楚可怜,几分羞涩,还有些许说不清道不明的色彩。【别这样!如果你真的爱我的话,我求求你!别这样对我。我会给你的,但不是现在这样!】茗的羞涩和伤心充满在她的声音中。我却无法后退,也不想后退,我只能沉默。迅速的脱去自己的衣物,贴上了茗的酮体,温暖、柔润、光滑的触感瞬间充满了身体。吸允着双峰,手指感受着双股间的潮湿,缓缓的向下移动着,终于陷入了那湿热的地方。我轻挑着那稍显羞涩的内敛豆豆,她微微的颤抖着,又急忙拉住我的手【不,不要。】她说着拒绝的话。但那语气,在我耳中怎生如此诱惑?【茗,我要进去了。】我分开茗的双腿,轻轻的说。我早已无法忍耐,那无时无刻的诱惑。【不,不要。】茗第二次这样说,我只是将这视为羞涩的反话。挺了挺腰,对准那细长狭小的裂缝,发起冲锋。紧凑、暖和、湿润,冲破那薄薄的一层阻碍,顶着那嫩嫩的奇怪软肉,只觉一股难以言喻的快感袭来,险些射了出来。(记得第一次的感觉就是这样,还真射了,心理作用。)看着茗那紧皱的眉头,滑落的泪水,还有股间的点点嫣红,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她是属于我的。感受着那紧实的触感,缓缓的抽送起来,配合着呼吸的节奏,不时的触碰那深处的软肉。一时间肉体间的摩擦声、碰撞声等等,此起彼伏。【好紧,嗯,你夹得我好舒服!】我呻吟的说着。她抿着嘴唇,没有言语,是不想言语,还是不能言语。我松开手,她已不再如何反抗。虽不曾明显的迎合,却有些默默的顺从。强奸就像命运,既然不能反抗,就得学会接受。(原话忘了)我喜欢这句话,确实精辟。【其实,你也想要!】我让她跪趴在床沿,压着那细小蛮腰,蹂躏荡漾着的双峰,在她耳边呼着气,舔着耳垂急促地说着。她还是沉默,但我明显的感觉到幽深小径忽地一紧。【嗯……】我报复似得一挺,她不自禁的呻吟了一声。【做爱比你自慰爽,是不是?】我乘胜追击快速的抽送着,又不忘在她耳边诱惑的说。【不……我。我……没……有。】她红着脸,满是羞怒又毫无说服力的说着。那幽深小径越发的紧实,又不时地抽搐,显然她的身体出卖了她。我对她的否认不置可否,只是换了个姿势,令她仰卧在床,亲吻那怕躺着也依然挺立的雪白双峰,轻轻挑逗那已有些微露的豆豆,却不直捣黄龙。【你知道我一直都是爱你的,我会负责。】她迷离的双眼有些闪烁。【你,嗯!】我直捣黄龙的一击,让她发出了今晚的第二声呻吟。【你。你坏。】面对她那撒娇似得语气,我又笑了,很是猥琐的笑了。我明白今晚的一切,只会是男女朋友间上演了一场欲拒还迎的戏码。屌丝推倒女神,总是困难又简单的。【坏,我还有更坏的。】我甘愿付出一切,只为占有她,哪怕只是暂时的。我耸动着,时快时慢,时浅时深,有时是为了放缓紧实的触感与触碰那点花心而带来的快感,有时是为了追逐快感的余韵,只为感受那美妙的瞬间。【嗯……啊……啊儿……咿呀……慢……慢点……嗯……嗯……咿呀……快。嗯……快。点……啊啊儿……快。来……了儿……快……】听着茗那低沉,又极是闷骚的呻吟声,此起彼伏的啪。啪。啪有如伴奏。把玩着那挺立柔软,又傲娇无比的雪白双峰、蓓蕾。看着两人交合处不断出没的阴茎带出的那圈白沫四散,一股淫秽无比的气氛油然而生,让人燃烧一切激情,疯狂的冲刺着。汗水滴落,我一声闷哼,阴茎猛的跳动几下,射了出来,快感如浪。阴茎处的敏感硬挺,让我下意识的狠狠抽动几下,茗的身体抽搐着,一股暖流喷射而至,好紧、好暖、好湿。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竟然紧随着抽搐,又一次射射出,这一次快感如潮,汹涌澎湃。噗,我拔出有些软了的阴茎,只见一些白色的混合物随着流了出来,刚刚平复的欲望又缓缓的升起。看着她朦胧迷离的眼神,似乎还未从高潮余韵中醒来一般。我吻着她的红唇,伸出舌头,在牙关外试探似的舔了舔。见她没什么反应,定了定心深入挑逗着小香舌,它有些迟疑的与我接触了几下。忽然,她牙关一紧,我来不及躲避,被咬个正着。她似有些迟疑,我趁机捏着她的脸颊,挠她痒痒,趁她有些松口,缩了回来。我大着舌头说,【你。干吗要我。】【干嘛不能咬你。】她倒是蛮横。我心中大恨,报复似的蹂躏着双峰,挺动再次勃起的阴茎,一杆进洞。随着她的一声惊呼,一场永无休止的战争,又一次的拉开了序幕。ps一:第一人称真是难写,没了上帝视角,总有些混乱的感觉。二:第一次写小说,很多地方都是先想像出场景再描述,总觉的这样少了那种朦胧暧昧的色彩,特别是肉戏部分。三:本来只是想写简单的强奸,后来写写改改,就成了霸王硬上弓,屌丝逆袭女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