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可怕的鬼压床
可怕的鬼压床
植树节,我跟傻屄似的跟着大家去郊区种树。一锨下去,黄土。两锨下去,黄土。第三锨下去,瞅黄土里有一钢蹦那么大的圆形横截面,还有血。我赶紧巴拉黄土,弄出一条没脑袋的蛇,还一蛇脑袋。当时我心窝就一阵绞痛。赶紧朝尸体说我不是故意的。四周没动静。灾难也没降临。可我心里明白,我还是闯祸了。不是不报,时机未到。我属蛇。我特信这些。我遇佛就拜。我对神灵始终是诚惶诚恐。我觉得我头顶上空漂浮着很多令人敬畏的神灵。回家路上买了三斤鸭肝儿鹅肝儿,足够那黑猫吃一礼拜的。一进家门,就闻见一股难闻的酸臭。我看见镇恶躬着身子在呕吐,肚子上的毛在随着肚皮痉挛而抽搐。灰绿色黏液不断从丫嘴里喷出,我都反胃了。我说我今儿不小心铲一蛇头,我知道我得罪蛇仙了,你给我打起精神来啊。我对你不错,今儿你可得保护我。那猫理都不理我,四肢瘫软,趴地上wēr-wa-wēr-wa吐,吐得前爪黑毛上哪儿哪儿都是。看来指望丫保护我,有点儿悬。我心跳加快,找出那把使得最顺手的大片儿刀。刀钢已经泛黑,刀口锋利无比。此前打群架的时候、挥舞着它杀出血路的热血时刻,我从来不知道怕。现在捏着这刀,反而控制不住地哆嗦。岁数越大、知道的事儿越多、就越知道害怕。我把这刀子掖枕头底下。************夜里,在睡梦中,我闻到腐烂的腥臭,同时感到有活物缓缓爬过我的身体,凉凉的,软软的,韧韧的,湿漉漉的。能判断出来有好多条,有从我左边往右边爬的,有从我右边往左边爬的。我跟邱少云似的,一动都不敢动。白痴也能猜出来,横跨我身体的活物们是啥。我的意识非常清醒、全身僵硬、绷得每个关节都疼。我想翻个身坐起来、想跳下床逃跑,可我越想动、越动不了。活物们在不断爬过我的腰身,有的甚至从我脖子上滑过。更有甚者,脑袋搁我下巴上、拿信子舔我嘴。我一概装死。这种情况下,我不敢动刀子。面临这么多对手,我不能保证一击宰掉所有威胁。镇恶为啥还不叫?活蛇在我脖子上、脸上、身体上横着爬、斜着爬、竖着爬,好像乐趣不是咬死我、而是折磨我。我想喊,可死活发不出任何声音。我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鬼压床。终于听到凄厉的猫叫。谢天谢地。我醒来,睁开眼睛,拧亮床头灯,惊魂未定。暖暖的光线下,见到熟悉的床头柜,上头没蛇。床上,没蛇。看看表,凌晨四点。镇恶蹲我旁边枕头上,歪头看着我。床头灯昏黄的灯光里,我看到它的胡须在微微振颤。我起床,抹抹脸,冲个澡,不敢再睡,把所有电灯统统打开,工作室内灯火通明。那猫趴我旁边枕头上,拖着尾音儿叹息着,像悲悯的救世主,像刚跑完马拉松的选手、被耗光了全部体能。我接近它、想胡撸胡撸它的柔软长毛,忽然我浑身一激灵。我分明看到慈善老人璀然一笑,疲倦悲悯。我看到黑猫满眼泪花。那夜,我没敢关灯。天终于亮了,我起床照镜子,印堂发暗。小易进了我的门,我请她喝了两杯茶,可是死活想不起事先她说的偏好。忘了就是忘了,抖机灵只能让事情更糟糕。我只好硬着头皮再问一遍。她郁闷坏了,以为我恶搞。我赶紧道歉,跟她解释说我最近客人太多。她说她昨天告诉过我她喜欢当犯人。我想起来了,是有这么一位。我进入角色,板起脸计时。游戏拉开序幕。我命令她脱光衣服。她一边脱,我一边拿出黑布袋,在眼睛的位置剪两个小孔。她脱光衣服鞋袜,我把黑布袋套我脑袋上,对她说:你被捕了。转过身去,两手放在头上。她听话地转过身去、两手抬起、放在头顶上。我拿手铐把她手腕铐住,然后猥亵地在她光后背上摸来摸去。我说:弯下腰。两脚分开。要例行检查。她分开两脚、弯下腰,两手背后,白屁股冲我蹶着。我在她身后蹲下,摸她小腿,慢慢往上,摸她大腿。我故意挠她腿肉,让手法若有若无。她痒。她呻吟,口齿含混不清。我的手指在她屄口转圈儿,看到她有少量分泌。我看着她的红脸,故意不碰屄。她微微摇晃屁股。我把她揪进卫生间,把她踹进角落。我扭掉花洒,然后攥着秃管子,管口对着她,打开八字阀。凉水直直射出。她在凉水里哆嗦。我一边滋她一边欣赏。她的身体被凉水喷淋、两手举过头被手铐子铐着,没处躲没处藏,睁不开眼睛。我关了水。她浑身湿漉漉,在剧烈打颤,勉强保持两手过头的姿势。我贴过去拍她屁股。她的肉湿凉。摸她屁眼儿,紧紧关着。我让她弯下腰,用贴地管道上的铁链锁住她的手铐。她的湿头发把脸全盖住。我看不到她表情了。我从台子上罐子里掏一把甘油抹她屁眼儿上,跟她说放松。她的肛门略松一点儿。我把秃管子掖进去,再次打开八字阀节门。凉水开始灌进热肠。她在强忍。我大力拍她屁股蛋,啪啪啪啪回声共振。嫩肉在我掌下颤动,像大块豆腐,很有意思。她紧咬牙关,但是开始哼叽。我捏着管子在她屁眼里一进一出。她说:受不了了我好难受。她的腿肉开始跳动。我关了八字阀,揪出秃管子扔地上,插进手指头。这会儿她屁眼儿松软,直肠微凉,挺反常,像刚死的一样。我咕叽咕叽戳她直肠,闲着的手攥她奶子。她忽然咕咚一声双膝跪地,喊了一声喔。我抽出手指,她立刻开始排泄。稀屎粪汤呼啸着窜出来,窜我手上、喷瓷砖上。我把她脑袋薅起来,脏手指插她嘴里。她舔我手,舌尖软软,后边还噗噗喷着,画面优美。我拿出手指,走出卫生间、给老婆打电话。老婆居然关机。我再打、关机、再打、关机,怎么打怎么关机。她在干什么?她跟我说她这两天都没客人啊?怎么会?谎言一旦上场,俩人铁定挒瓢。(挒瓢:分道扬镳。)女人让我搞不清、搞不明。我躺在床上,阖上眼睛,昏昏睡去。梦中听见女人的惨叫,撕心裂肺。遭到什么样的虐待,才会发出这样非人的声音啊?唉。醒来,天色已晚。工作室静悄悄的。两杯滚烫的铁观音下肚,头脑终于清晰了,同时有点儿想走肾。走进昏暗的卫生间,卫生间恶臭弥漫。我胃酸汹涌,差点儿吐出来。打开防爆灯,忽见一女的光着身子静静趴在干了的稀屎粪汤里、两手被铐。我一惊,强压着翻滚的胃液问:你谁?怎么进来的?谁把你铐这儿的?她很纯很虚弱:我是小易。请放我走吧。我绝不跟任何人提起你这儿、我发誓。让我走吧。我说:你别客气,我当然放你走。问题是打开手铐需要钥匙。钥匙在哪儿?她很怒很崩溃,说:钥匙被你冻冰块儿里了。我很慌很震惊:我?我干过这事儿?冰块儿在哪儿?她嗓音嘶哑,听上去已经喊叫了很长时间。她说:冰块儿在你的冰箱冷冻室里。我冲到餐厅、打开冰箱的冷冻室,拿出中间有钥匙的冰块儿、浇水化掉、拿到钥匙。我打开她的手铐,让她把地面收拾干净然后冲淋浴。她艰难地站起来。卫生间墙砖地砖一律漆黑。黑砖白肉反差强烈。我说:有、有点儿意思。这谁干的?她冷冷看着我问:我身上的钱全给你。我能走了么?我有点儿晕,还是想不明白她为啥要给我钱。精液为什么这样红?邪不压正?那是放屁。从来正不压邪。我在床上翻来覆去,怅然若失,脑子里始终想着小阿、碧碧、小蒂、小易。我想睡,可睡不着。刚要迷糊,突然听见敲门声,很急很重。我拉开床头灯,看看表:午夜十二点。镇恶已经醒了,抬着脑袋凝视户门方向。工作室内窗户大敞,夜雾弥漫。我睡眼惺忪朝玄关走过去,问:谁啊?门外传来老婆的声音:我。我打开门,看到一个奇怪的女人,脸盘像我老婆,却浑身青紫,伤痕累累。她冲进我怀里,紧紧抱住我。我问她出什么事儿了?她说:别问。抱紧我。我刚抱住她,突然一声猫叫,尖锐凄惨。老婆浑身一激灵,像许仙撞见法海一样抬脑袋警惕地问:你养猫了?我说:是,怎么了?你不喜欢?她说:它好像不喜欢我。我回头,瞧见镇恶全身躬起、毛发直竖、哆哆嗦嗦、热尿乱滋,十足小鬼见了钟馗。小鬼朝钟馗龇牙示威。我照小鬼就是一脚。小鬼惨叫着被踢进床下。老婆的身子在我怀里微颤。我说你到底怎么了?她说我跟你好好过日子。我不上外头玩儿了。说完抱着我哭,哭得特别伤心。我耳根发麻、脊椎发凉,意识到一定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儿。瞧她情绪波动,就让她去洗个热水澡。热水澡能让人情绪放松。老婆冲完澡、关灯上床不再说话。如果她愿意说,我听。她不说,我不问。情感上,再也回不到从前了,感觉她更像我姐姐、像亲人、家人。现在看亲人浑身青紫,有点儿心疼,仅此而已。我抱着她、亲着她,她说:我害怕。你肏我吧。我摸她的屄。屄很干、还特凉。我揉搓一会儿,说了些粗话,还是那样,又干又凉。现在已经可以肯定,她遇到了什么打击。我的手慢下来,她说:没关系,甭管我,你肏吧,拿鸡巴肏我吧,使劲肏,把我的屄肏烂。我脱下内裤,拿光鸡巴拍打她屄屄。她说:戴套。我不干净了。我戴上套,开始插她,越插越悲哀。她在我胯下痛苦地扭动哀号,叫床声像百万年前更新世的母兽。她好像高潮了。我振作起来,一鼓作气射了。真好,这回有精液汩汩喷出。射精结束,我撤出鸡巴,看见套子鲜红鲜红。我说:见鬼,我又把你月经肏出来了。她说:不。你再好好看看。我低头摘下套子,仔细观看,浑身一紧。我看见血全在套子里头。老婆看着我说:你射的是血精。我有点儿怕,但是强装硬汉说:没事儿吧?可能阳气太冲了,鼻血打下边窜出来了。我去冲澡,心里惴惴不安。疲乏、盗汗、放空炮、射血精。下一关该啥玩意儿了?洗完回来上床,老婆已经睡着。我躺她旁边,迷迷糊糊闭上眼睛。刚睡着,忽然听见一声绝顶悲惨的怪叫,好像谁活生生被车裂。而这声音就在我耳边。靠,真瘆得慌。老婆也被吵醒,惊魂万状。我按床头灯开关。灯不亮。起身走到墙边按吊顶灯开关,吊顶灯也不亮。停电了?这么巧?摸到茶几,拿出手电棒,按开关。不亮。已经闻到血腥味了。我到处摸火柴,可是摸不到。不用火柴很多年。乱摸的过程中碰掉两只玻璃杯。玻璃杯碎裂。忽然,老婆在床上声嘶力竭大叫:别碰我!嗓音都变了调了。我赶紧往床上跑,被凳子绊倒,拍地上。我朝床的方向大喊:怎么回事?谁摸你?她说:是一男的,又像女的,手冰凉,正摸我脚呢。靠,我这公寓出了妖精了?天时不正。我爬起来往床上摸,一边摸一边说:别怕。我来了。你呆床上别动。没声音。啥声音都没有。摸回床上、摸被子里,被窝空了,老婆没了。我紧张起来,低声叫:老婆?大姐!领导?靠,你丫不许吓我啊!喊半天,一直没人回应。真见鬼了。血腥味越来越浓稠。一阵妖风吹来。我听见吱扭扭咣铛!户门被吹关上了。什么时候打开的?老婆不辞而别?我再叫老婆。还是死寂。整套公寓里没半点儿声响。一转眼的工夫,老婆被抹掉了,镇恶也被无常拿走了?她这次来怎么这么奇怪?小阿过坟地的故事我真不该听。一直提心吊胆,坐到天色微明,反复按电灯开关,灯一直不亮。给老婆打电话。一直没人接。在微弱的晨光里,逐渐能辨出地面上的一些东西:肠子、凳子、小脑袋。天再亮,现场更清晰,我看见猫毛、猫尾巴、血、碎玻璃碴子。弄死这猫的是谁?天大亮了,我给老婆打电话,她接了,声音很平静。我说你有病啊?大半夜来我这儿胡闹,走都不说一声。她说:我受不了你那破地方、受不了那猫。我说:就算你不喜欢那猫,你也不至于下这么狠的手吧?她说:你说什么呢?你那猫怎么了?我说:你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