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胭脂泪
胭脂泪
大家都戏谑龟田是早泄,龟田却尴尬笑了笑:“是是是,我们日本人持久度哪能和强悍的非洲人比呢?” 龟田的谄媚笑态让帕克十分不屑。 因为这是三节长厢公交车,嘉荷的男友冷斌正在第一节车厢独自听音乐闭目小憩,而嘉荷他们在第二节车厢,而且还被一群人包围住冷斌一直没有发现异常,而我在第三节车厢也没有察觉异常,仅仅是看到一群人围着嘉荷倒也没有多想。 胖子肯尼终于再也忍不住,解开裤子的拉链掏出长长的阴茎,按住嘉荷的脑袋对着嘉荷的小嘴轻轻插了进去,迷乱中的嘉荷涂冉冉觉得自己的口中多了一根巨大粗壮的火热肉棒,不禁愣住了。 也怪胖子色急居然插得太深,深深的插入嘉荷的喉咙内,嘉荷忍不住一阵干呕急忙吐出嘴里的肉棒。 只见肯尼漆黑的肉棒上带着丝丝晶莹剔透的口水,拉出一道细丝,嘉荷洁白的脸色和漆黑的肉棒形成触目惊心的对比。 这让肯尼有一种心理的满足感,不禁再次双手按住嘉荷的脑袋,挺着肉棒在嘉荷的小嘴中一进一出。 肯尼的肉棒太粗了,嘉荷的小嘴根本就承受不了,只能发出阵阵鼻音“嗯……嗯……” “欧!太棒了……亚洲小美人的小嘴太软了!”肯尼兴奋道。 而帕克则是趁机将嘉荷的T衫从腰际向上一翻,整个胸部暴露在空气中。 洁白的乳房上两点可爱的粉色葡萄,垂涎欲滴。 嘉荷察觉胸前一凉,想要抗议但是嘴中全部被一根火热的肉棒塞满了,无法说话只能用鼻音传递:“嗯……嗯……” 光头比尔艰难的吞了一口唾液:“好白嫩的奶子啊!” 张开大黑嘴一口含住鲜艳欲滴的乳头,一根舌头灵活的绕着乳头打转,嘉荷被挑逗的浑身灼热不安的扭动着身体。 同时一张小嘴吮吸的更加卖力,一排贝齿是不是在肯尼的肉棒上轻咬,香舌更是抵住肯尼的马眼打着转。 肯尼大口的喘着粗气,肥胖的身体汗如雨下湿透了衣衫,一副十分受用的样子! 比尔玩弄嘉荷的乳头也是兴致大起,突然喊住乳头轻咬起来。 “啊……”嘉荷突然受到强烈的刺激,不禁嘴上加大了几分力道,紧紧地含住了肯尼的龟头,甚至还轻咬起来。 “Oh shit!”(这完全是一个语言习惯,很难解释清楚,我想应该是中文中最合理的解释就是我操的意思)肯尼再也忍不住,身体打了一个激灵,火热的阴茎一抖一对的将精液尽数喷进嘉荷的小嘴中,这才舍得拔出肉棒,还不忘了将阴茎上残留的精液擦在嘉荷的嘴唇上。 嘉荷察觉肯尼的肉棒越来越硬,知道这是射精的前兆,想要吐出来可是肯尼死死地按住嘉荷的脑袋,导致嘉荷无法移动,一股灼热的精液顺着喉咙流进了胃里,一股难以描绘的腥臭的味道在嘉荷的胃里翻江倒海,嘉荷干呕了几声却没吐出什么。 嘉荷大口的喘着粗气显得有些疲惫。 比尔笑道:“老兄,今天怎么这么差劲?” 肯尼擦了一下满头的汗水:“没办法,亚洲女孩洁白的皮肤总是让我异常兴奋,控制不住啊!” 比尔虽然笑话肯尼,但是他理解肯尼的心情,他又何尝不是兴奋异常? 就连身旁的三位白人也看的目瞪口呆,肉棒坚挺难以忍受。 嘉荷用手擦干嘴角的精液,却忘记了自己手中还残留着龟田留下的精液,反而摸了自己一脸,嘉荷眼中擎着泪光,强忍住身体带来的刺激,轻声道:“你们骗我……放开我……啊……不要碰那里……” 却见瘦子拉里隔着小短裤抚摸嘉荷的私处,嘉荷羞愧难当,身体酥麻的感受难以抗拒,拉里担心嘉荷发出声音趁机亲吻嘉荷的小嘴。 黑人真是生猛,浑然不顾嘉荷嘴角残留的精液吮吸的啧啧有声,嘉荷感觉自己快喘不过气来。 肌肉男帕克也是一个调情高手,灵活的舌头在嘉荷的小嘴内转动着准确的把握住嘉荷舌尖的位置,同时双手攀上嘉荷的双乳不断抚摸,嘉荷直接的异常兴奋,私处不自觉分泌出一股热流:“嗯……嗯……”嘉荷含糊的呻吟着…… 拉里看到嘉荷的兴奋趁机将黑手放在嘉荷短裤的扣子上,慢慢的解开扣子将短裤的拉链慢慢的拉下来,拉里生怕嘉荷发现动作十分的轻,拉里紧张的喉咙抖动吞了一口唾液就连手都有些颤抖。 终于看清嘉荷穿的白色的小内裤,竟然是性感的白色薄纱丁字裤,清晰可见一撮黑色的阴毛,拉里舔了一下嘴唇,激动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拉里急切的想要看一看阴毛下面的景色,奈何短裤的拉链只能到这个位置。 一脸谄媚的龟田急忙递过来一把多功能刀,拉里感激的看了龟田一眼,将多功能刀调到剪刀的位置,小心的沿着拉链的位置剪下去,可怜的嘉荷还不知道自己的短裤被从中间剪开,羞涩的私处完全暴露在一群色狼的视野之中。 龟田一脸兴奋的盯着嘉荷的私处:“你看小内裤都湿了!” 本来嘉荷就穿着丝质的小内裤,在蜜液的湿润下内裤紧紧地贴在阴唇上,清晰可见两片阴唇和中间的一道小缝,说不出的诱人。 嘉荷突然察觉下体有些凉可是迷乱中没有多想,拉里伸出舌头急不可耐的对着对着阴唇舔舐开来,在内裤上留下清晰的口水。 “啊……不要……”嘉荷忍不住内体绷紧,一股快意袭来,浑身酥麻阴道内更是痒痒的。 拉里看了一眼龟田一眼,龟田心领神会的过去抱住嘉荷的小手使她无法挣扎。 拉里兴奋的慢慢拉开轻薄的小内裤,那种心情如同揭开宝藏般既兴奋有忐忑:“还是粉红色的!” 只见粉红的阴唇紧紧地贴在一起留下一道小缝,小缝内还流出一丝蜜液显得晶莹剔透。 拉里忍不住用手抚摸可爱的阴唇。 “啊……啊……不要……”嘉荷感觉浑身的神经都绷紧着含糊的呻吟。 拉里对于亚洲女孩十分感兴趣忍不住多摸了几下,转而对着阴蒂轻轻揉搓着。 “啊……不要啊……那里好敏感……”嘉荷感觉身体如同一张弓张到了极限,又如一片云漂浮到空中,一阵快感从阴蒂传到向整个身体:“啊……去了……” 拉里看到嘉荷达到高潮,内心十分满足,将一根手指伸进小穴内不断的一进一出,嘉荷的身体十分敏感不一会儿就分泌出丝丝蜜液将拉里的整个手掌都沾湿了。 “嗯……嗯……”嘉荷扭斗着身体十分渴望进入。 拉里解开裤子的拉链将漆黑的阴茎逃出来,对准小穴的位置猛地一挺腰部。 “啊……好痛……” 黑人的阳具十分的粗大,此刻拉里的阳具只进去了三分之二,感觉出小穴又紧又嫩拉里更加兴奋,挺动着腰部将丑陋漆黑的阳具在小穴内一进一出,嘉荷以前哪里受过这般刺激,不一会儿阴道内分泌的蜜液沾湿了整个臀部。 “啊……啊……好爽……”嘉荷内心的渴望被满满的塞满一阵快感在全身扩张开来,完全迷失了自己:“啊……给我……给我……” 拉里兴奋的挺动着阴茎快速的抽插着,嘉荷感觉身体如同触电一般快感从骨盆蔓延到全身,甚至整个脊背都颤抖起来:“啊……不行了……要去了……” 拉里配合的加快挺动速度,突然感觉嘉荷小穴一阵抽搐,更加绷紧,拉里再也忍受不住:“啊……”低吼一声阴茎一阵抖动将精液深深的喷进嘉荷的小穴。 肯尼幸灾乐祸的看着拉里:“还说我,你不也射的这么快?” 拉里长长喘了一口粗气:“没办法,这个妞太正点了!” 拉里慢慢拔出阳具,只见嘉荷的阴道一阵颤抖一股浑浊的精液慢慢从阴道口流出来。 肌肉男帕克也解开拉链,掏出阴茎,帕克的阴茎十分长而且还是上翘的形状,帕克将阳具沾了沾小穴流出的精液,湿润一下对着小穴的位置猛地插了进去。 嘉荷刚刚从高潮内清醒过来,帕克的阳具再次进去体内,嘉荷能感觉出体内的阴茎不是同一个人的,这根阴茎明显更长,每一次都插到最深处仿佛将子宫口都顶破了。 “啊……插到子宫了……啊……好舒服……啊……用力……”嘉荷忘情的呻吟着,浑然忘记了自己实在被陌生人插入。 帕克做爱没有什么技巧,每一次都插到最深处,“噼里啪啦”大开大合的插了五六十下,嘉荷就受不了了,一股暖流在全身荡漾:“啊……不行了……要去了……” 帕克加快抽插速度,一边用嘴轻咬嘉荷的乳头:“啊……太棒了……你的小穴太棒了……” 嘉荷猛地脖子后仰:“去了……啊……”嘉荷的神情一阵恍惚,强烈的快感让阴道一阵悸动和颤抖,仅仅的包裹着帕克的阳具,帕克再也忍不住马眼一阵酥麻,阴茎一颤一颤的将精液尽数喷进小穴内! 帕克长长喘口气:“太紧了……忍不住啊……” 由于此时所有的人都将身体挡在嘉荷和冷斌之间,导致嘉荷的男朋友并不知晓这一切,反而现在他们忽视了我的存在,忘记也挡住我的视线了,从我的角度正好可以看见,比尔挺着漆黑的阴茎在嘉荷的小穴内一进一出,嘉荷肥美的阴唇上沾满了乳白的的精液说不出的淫靡! 我不禁目瞪口呆……天哪! 再扭头看丁乐,丁乐此时十分兴奋,不知为什么看到一个妹子在一个黑人的身体下婉转丁乐莫名兴奋,刚刚疲软的阴茎再次怒挺起来! 我也看出了丁乐的反应戏谑道:“看你兴奋的,是不是也想过去插一脚啊?” 丁乐察觉我语气的不快,尴尬笑了笑:“哪有……我没那想法……”说话的时候手不老实的再次伸进我的群内。 我没好气的白了丁乐一眼,同时将他的手拍开:“你疯了吗?这次乘客都下去了,没人阻挡视线!” 丁乐只好缩回手,一脸激动的继续欣赏比尔大干嘉荷的场景,黑人的动作幅度很大浑身流着热汗有种暴力性爱的美感,就连我看着也有些兴奋,站立的双腿都有些无力。 不知不觉感觉自己的阴道湿湿的。 光头比尔的战斗力很强一直抽插了百十来下,嘉荷的私处流着白浆都有些红肿,终于比尔忍不住了,低吼一声将精液喷进嘉荷的小穴内。 不知为何光头比尔做爱的同时总是若有若无的向我的方位看来。冷斌听着音乐电台,突然电台内开始播放韩国歌曲,冷斌十分不悦,现在尽是 一些崇洋媚外的东西,他就不明白韩国的那些奶油小生有什么好的? 心情不悦的冷斌睁开眼,取下耳机,顺眼看向女友的位置,只见一群人围住嘉 荷看不清具体情况,怎么还不回来?冷斌便起身向嘉荷的位置走去。 一群黑人都是背对着冷斌并未察觉,只有三个白人发觉了,却抱着幸灾乐祸的 心态没有提醒黑人。 冷斌一直走到黑人的身后,从夹缝里看见嘉荷正躺在自上,阴道内流出浊白的 精液,在地面上流出一滩,而且手上和嘴角也都挂着精液!再看嘉荷身边的两沓钞 票。 冷斌瞬间明白了所有,愤怒中的冷斌紧紧地握住拳头,怒火中烧,照着前方一 位黑人的脑袋一拳下去,正中太阳穴的位置,黑人眼前一黑倒在地上浑身抽搐着, 口吐白沫,也不知是死是活,此人正是胖子肯尼。 黑人们才反应过来,嘉荷也从迷离状态中醒来,惊慌所措地胡乱扯着身上的衣 物。 肌肉男帕克反应最快,一计直拳直取冷斌面门,冷斌不退反进,将脑袋扑到帕 克的胸口,握手成拳。冷斌握拳的形态十分特别,并不是搏击中出现的空心拳头而 是凸出两根指骨,拳头向上一松狠狠地击中帕克的咽喉。(拳击和散打不同,散打 讲究远踢、近打、贴身摔,也就是对拳的时候贴身比之逃避占优势,而且将脑袋贴 到对方的身体上反而令对方发力不足,受到的伤害也就弱。) 说来也怪,看似弱不禁风的冷斌居然一击就让帕克不断倒退着,双手捂住咽喉 咳嗽着,脸色憋得发紫! 光头比尔和瘦子拉里也是吃了一惊,瘦子拉里猛地扑倒双手抱住冷斌的双腿, 焦急的吼道:“快!比尔,快!” 比尔心领神会,急忙拳头击向冷斌,冷斌双腿被握住行动不便,一侧脑袋躲过 比尔的一拳,正时候日本人龟田拿起多功能刀直刺冷斌胸口,因为龟田躲在比尔的 背后突然钻出来,角度和时机都十分的刁钻! 冷斌惊出一身冷汗,说时迟那时快,伸出左手一把握住龟田手中的刀锋,顿时 左手血洒如雨,冷斌浑然未觉,右手双指成叉,快如闪电直刺龟田的双目。 龟田大惊企图躲避,可是距离太近,躲开了右目,左目却被冷斌的手指狠狠地 插入,一股鲜血喷出。 “啊!”龟田吃痛,撕心裂肺的大吼! 比尔反应过来,反手一拳头甩在冷斌的脑门上。 古人言英雄难敌四手,更何况像冷斌这样瘦弱的家伙,中了比尔一拳便晕倒在 地。 更让我吃惊地是,车上的司机、老李、胡言还有丁乐谁都没有出手相助,冷眼 相观,完全一副身不关己的样子,典型的上海人形象,在上海这个地方女孩大多如 嘉荷崇洋媚外,男人大多自私小气,想在这里找到正义感,开玩笑!太难了,也不 是没有极少、极少、或许冷斌就是一个另类! 拉里急忙他掏出绳子将冷斌绑在一根柱子上。 “怎么办?”拉里有些心悸。 比尔检查了一下帕克的伤势,帕克还好过了一会儿窒息感消失,但是胖子肯尼 身体还是在抽搐,吐了一大滩白沫。一行人一筹莫展。不知道冷斌用的什么手段, 怎么轻轻一下就让帕克成了这副样子! 龟田用手捂住左眼,整个面部完全被鲜血染红:“杀了他!”龟田掏出多功能 刀。 比尔一把握住龟田的手:“先别乱来,等他醒来,肯尼能不能醒来还要靠他呢 !” 帕克清了清发疼的嗓子:“他娘的,这个瘦子居然这么猛,我们一群人差点被 他一个人全干了,真他妈的狗屎!” 旁边坐着的三个白人不禁放肆的大声笑话一群黑人。 帕克怒火中烧:“你笑什么?找揍是吧?” 约克抚摸了一下大肚子:“想打架是吧?来啊!来啊!” 光头比尔比较理智,急忙阻止了帕克,毕竟美国的宪法对于他的任何一名公民 的保护力度都是十分强的,如果帕克先动手揍了约克,即使约克在美国混的再差, 美国也一定会追查到底,这一点正如美国承诺的一样——凡我公民在任何地方受到 不公平待遇,整个美国都会成为你的强力后盾! 真是霸气侧漏的一句话,这直接导致比尔不敢轻举妄动,虽然此时身在中国。 嘉荷胡乱地穿好衣服,可是自己的齐B小短裤彻底被剪成了两片,留着精液的 私处完全暴露在大家的目光之下,嘉荷急忙用手遮住:“你们放过我男友吧。” 龟田疼得龇牙咧嘴戏谑道:“放过他?不!可!能!”龟田一字一顿道,对于 冷斌龟田算是恨到了极点! 奸诈的龟田一只独眼转了个圈,一个阴毒的计划在内心出现:“我们可以给他 男朋友一个惊喜,先弄醒他。” 拉里拿出一瓶矿泉水浇在冷斌的头上,冷斌悠悠转醒,瞪眼看着龟田:“小日 本,就知道你不是好东西!” 帕克一拳接着一拳揍在冷斌的面部,鲜血和碎裂的牙齿触目惊心,冷斌将一口 血水喷在帕克脸上:“别给我机会杀了你!” 帕克玩味地看着冷斌:“说!怎么样才能把肯尼弄醒?” 冷斌大笑道:“哈哈,弄醒?做梦吧!” 帕克的拳头紧紧握着:“很好,是一个硬骨头,就是不知道又没有我的拳头硬 ?” 帕克的拳头如同雨点一般打在冷斌的面部,不一会儿冷斌已经看不出脸的样子 ,血肉模糊眼睛肿的快看不清东西了,神智也一阵模糊。 “说不说?” 龟田阴毒的声音有些发冷:“他不说是吧?他女友还在这里,我们给他一个现 场惊喜!” 比尔心领神会:“好主意!”说着将手伸进嘉荷的衣服内抚摸柔软的乳房:“ 好,白嫩的奶子啊!” 嘉荷目中擎着泪光:“你们要做什么?” 比尔狂笑道:“你说呢?反正我们已经做过了,你又何必当了婊子还立牌坊? ” 嘉荷怒道:“快放了我男友!否则我会报警的!” 龟田戏谑道:“报警?可笑!我们玩够了杀人灭口立马就回国,就算报警有什 么用,你以为这里是美国警察么?” 嘉荷内心一冷,的确龟田说的是事实,一旦他们回国政府是不会追讨的,这也 是为什么有些老外在国内时常发生强女干的事情却安然逃脱。 比尔比较聪明,一边抚摸嘉荷的乳房,挑逗着乳头:“如果给你个机会加入南 非国籍,你答不答应呢?或是选择和你男友一起被我们灭口?” 嘉荷眼中一亮:“你说的是真的么?” 比尔笑了笑:“在南非有钱,这不是一件难事!” 嘉荷咬咬牙看了男友一眼:“我跟你们走!” “哈哈!”比尔戏谑地看着冷斌:“你听到了吗?你已经被你女友抛弃了,在 你们分别前,我先给你带来一点刺激!” 说着比尔掏出阳具,场面让比尔内心十分刺激,刚射过的阴茎再次怒挺着,青 筋暴起如同毒龙。 比尔脱下嘉荷的外套露出洁白的乳房,比尔将衣服扔在地面,然后让嘉荷趴在 地上,握住阴茎对准阴道一挺而入,看着长长的阴茎在沾着精液的小穴内一进一出 ,比尔的内心十分刺激:“太棒了,小穴真是太紧了,真是嫩逼啊!” 比尔故意一边说话一边看向冷斌,只见冷斌痛苦地闭上眼睛,浑身战栗着。 嘉荷不一会儿就进入状态,为了迎合比尔,放浪地叫着:“用固力……啊…… 干我……用力……老公……” 比尔听到嘉荷的叫床声更加兴奋,每一次都插到最深处。 拉里则掏出阴茎放在嘉荷的小嘴中,迷乱中的嘉荷突然觉得嘴中多了一根肉棒 ,便忘情地舔动着:“嗯……嗯……”。 帕克则是握住嘉荷的小手放在阴茎上,一边玩弄嘉荷的乳头:“真刺激啊!” 强烈的羞耻感和兴奋感传遍嘉荷的全身:“嗯……啊……要去了……给我…… 用力……老公……” “哈哈,骚货!”比尔一边忘情地干着嘉荷一边刺激冷斌的内心。 冷斌颤抖的声音:“你们是一群禽兽!” 龟田一手捂住眼睛:“哈哈,那你看着禽兽在干你的女友是什么感觉啊?” 冷斌气得发抖,知道他们是故意羞辱自己,便不再言语。 比尔越干越兴奋,每次都插到最深处。 “啊……被插穿了……啊……不行了……老公……我爱你……”嘉荷感觉一阵 快感再次传遍全身。 “说你自己是不是骚货!”比尔吼道。 “老公……太威猛了……我是骚货……狠狠干我……啊……”嘉荷忘情的扭动 着翘臀。 比尔听到亚洲女孩说他威猛便十分兴奋,隐隐有种精关不守的感觉,不禁喘息 也有些粗重:“说!你男友厉害还是我厉害?” 嘉荷停顿了片刻没有说话,比尔便抽出阴茎在阴蒂上摩擦:“说不说?” 嘉荷浑身扭动着,一阵空虚感占据了全身:“给我……我说……你厉害……快 给我……” 比尔兴奋地一插见底! “啊……好舒服……”嘉荷后仰脖子,强烈的快感让她绷紧着身体,进入高潮 之中。 比尔强忍住射精的冲动,狠狠地干了二十来下,阴茎一抖一抖的将精液喷进小 穴内! 趴在嘉荷身上休息片刻,比尔慢慢抽出阴茎,一股浊白的精液顺着小穴慢慢流 出来,龟田看得一阵兴奋!伸出手指插进嘉荷的小穴内,挖动着带出更多的精液, 沾湿了一手,但是龟田兴奋地阴茎怒挺。 龟田将满手的精液涂抹在嘉荷洁白的奶子上,使得嘉荷的形象说不出的淫靡, 迫不及待地拉开裤子拉链,龟田扶住短小的阴茎对着嘉荷的小穴狠狠地插了进去: “操!这么快就变松了!” 比尔指着阴茎道:“被我的大鸡吧干过之后能不松吗?” 嘉荷感觉体内插入一根短小的阴茎,内心的饥渴有些难以满足,但是还是装作 兴奋的样子:“好哥哥……给我……快……” 龟田听着嘉荷的浪声浪语,不禁更加兴奋:“插死你!贱货!”此时龟田将自 己对于冷斌的愤怒完全发泄到嘉荷的身上。 龟田一边用手捂住左眼一边挺动着肉棒一进一出:“操!婊子,你就不会叫两 声?” 嘉荷只好虚与委蛇的叫道:“啊……好厉害……”其实内心却想不如黑人的阴 茎刺激,但也聊胜于无。 龟田的阴茎总能给人一种欲望得不到满足的感觉,这种感觉会让人变得更加渴 望。 与其说龟田满足了嘉荷的欲望还不如说,龟田的短小阴茎摩擦挑逗嘉荷的欲望 ,只见嘉荷的小穴内不断流出晶莹的蜜液,渴望到了极点。 龟田还以为自己厉害,干得嘉荷流了蜜液,忍不住内心满足,一股快感从马传 遍全身,龟田急忙抽出阴茎,对着嘉荷的胸部浑身一个哆嗦,尽数喷到嘉荷的乳房 上。 洁白的乳房上沾湿了肮脏的液体,龟田看得却十分兴奋。 拉里戏谑道:“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快男啊!”说完挺动着肉棒直插而入! “啊!插到子宫了……”拉里虽然瘦但是阴茎却是出奇的长,嘉荷都有些享受 不了。 拉里也感觉自己的龟头顶在了子宫口,嘉荷忍不住尖叫一声:“啊……”一种 痛感传遍全身,但是却又渴望他更加用力,真是一种复杂的情绪。 拉里也是感觉一张小嘴紧紧地吸住龟头,那种感觉如同口交,拉里慢慢地扭动 着龟头然后抽出阴茎,龟头从子宫口离开发出“波”的一声,如同打开啤酒瓶盖的 声音,拉里猛地用力这次感觉整个龟头插入到子宫内,子宫口“咬”在龟头的位置 ,整个龟头被包裹地严严实实,这种感觉太销魂了:“啊……”拉里忍不住呻吟道 。 拉里一把抱起嘉荷,视觉上十分刺激,只见拉里用阴茎顶起嘉荷柔弱的身体上 下套弄。 嘉荷感觉自己快死掉了,趴在拉里的身上,浑身抽搐着,忍不住哭泣起来:“ 啊……受不了了……去了……” 阴道内一阵抽搐,嘉荷喷出一股阴精便浑身酥软无力地趴在拉里的肩头。 龟田不禁羡慕地看着拉里,居然毫不费力就把女孩搞到高潮,真是人比人气死 人啊,龟田看向自己的阳具终于有了一丝自卑感。 嘉荷感觉自己醉仙欲死,完全失去了理智任由拉里摆弄,拉里战斗力十分强悍 ,一直干了半小时,还没有射精,倒是嘉荷高潮多次终于一头晕了过去。 拉里再也忍不住,一股浊白的精液尽数喷进嘉荷的小穴内!一群黑人发泄完了,龟田这个导游这才发现冷落了白人,三位白人明显面色不 悦。 龟田眼珠子一转:“别急兄弟,那里不是还有一位少女么?”说着指着我,我 没想到龟田会盯上我,可恶的嘴脸让我心生厌恶,于是害怕地往丁乐身后缩了一下 。 光头比尔手里玩着多功能刀具走到丁乐身边。 丁乐心里害怕,不禁倒退了几步:“干……干什么……” 比尔将刀在丁乐的身上擦了两下:“朋友借你女友用用,我们的白人朋友还没 有享用呢。” 三个白人感激地看着比尔没想到比尔会这么做,起身拍着比尔的肩膀:“兄弟 谢谢你了!” 比尔哈哈一笑:“没什么大家都是朋友,我有一批货要进入美国,可是以前没 有渠道,如果以后你们做内线,咱们一起发财如何?” 我意识到比尔说的“货”很有可能是在美国泛滥的毒品,内心对于比尔也是十 分害怕,一个黑道上的人,我们女性天生内心会有恐惧感。 约克笑了笑:“兄弟,没问题,以后我们给你做内线负责销售,正好我有些门 路这方面。” 两伙人笑谈间就把我卖了,可是我同意了吗? 比尔再次掏出两万美金放在我面前:“小姐当做见面礼如何?” 我看不都不看那些美金,压制住内心的恐惧道:“没兴趣!” 比尔有些吃惊,转而看向丁乐,丁乐一咬牙颤抖地接过两万美金放进兜里:“ 成交!” 我震怒地看着丁乐:“你……” 丁乐心虚地不敢看我,退到一边。 比尔突然紧紧地盯着我脚下的地面,俯下身用手擦拭了一下还放在鼻子上闻了 闻:“精液的味道。” 于是顺着我的腿看上去,只见我的大腿上还残留着精液。 比尔大有深意地看了看我和丁乐:“原来你们也喜欢在这里激情啊!” 然后盯着我的眼睛:“看来你还是蛮淫荡的啊!” 我无言以对,唯有恼羞地看着丁乐,可是丁乐装作没看见,比尔对着三个白人 道:“现在她是你们的了,要知道开始我可是看上这个小妞的,她可比那个嘉荷漂 亮多了,身材也好多了,胸部也比嘉荷大,嘉荷最多B罩杯,而这个妞C罩杯接近D 罩杯的!” 约克迫不及待地走过来用手按在我的胸部,隔着衣服抚摸,我羞愧难当,将求 助的眼光看向老李和胡言,可是两个人都眼神闪烁地转过脸,装作不认识我。 我的心瞬间沉入谷底,我明白了,他们终究只是将我当成玩物,从没有珍惜我 。 内心的冰冷使我索性失去了挣扎的念头,约克的大手隔着短衫尽情地抚摸我的 乳头:“哎呦,小美人,翘起来了,身体太敏感了!” 屈辱和兴奋的夹杂让我的身体更加敏感,面色逐渐红晕。 我有种报复胡言、老李以及丁乐的冲动,于是用手按住约克的大手盖在自己的 乳房上娇喘道:“好哥哥,用力啊!” 胡言、老李、丁乐没想到我突然变得这么主动,而约克更是兴奋,将手从领口 伸进我的衣服内,把玩着柔软的乳房:“真是人间妙物啊,增一分则太大减一分则 显小,而且那宛如丝绸的顺滑,触手难忘。” 科林和基诺两兄弟则是从背后掀开我的裙子,一个人俯卧的翘臀一个人则是直 接钻到裙子里面舔舐小穴,我刚想起那里还残留着精液,羞愧难当,可是两兄弟却 不在乎,舔舐的啧啧有声。 不一会儿我浑身燥热,饥渴难耐,用腿紧紧地夹着两兄弟的脖子:“啊……给 我……” 科林的大嘴舔得我很舒服,小穴内传来一阵渴望的浴火,而科林早也忍受不住 ,脱下裤子掏出阴茎,用阴茎拍打我的大腿:“小妞见过这么粗大的阳具么?” 我扭头一看心中暗道,果然白人们都这么狂妄,实际上白人的阴茎和亚洲人长 短相差不多,粗细程度也没有明显的区别,仅仅是他们没有毛或是毛发极淡,这一 点是十分分明的区别。 不知什么原因,白人一直有一种盲目的自信心态,他们总是认为自己的阴茎是 十分强壮的,其实恰恰相反,黑人的明显强壮,白人则看不出来。 看我不回答,科林有些悻悻然的样子,可是是出于报复也可能是心急,约克猛 地一挺腰部,整根阴茎突然插了进来。 “啊……痛……”我还没有做好准备,不禁有些疼痛。 科林嬉笑道:“这次是不是感受到它的粗壮了?” 我本想回头怒瞪他一眼,可是正好看见胡言紧皱的眉头,显然他看到我的淫荡 模样,内心十分的吃味,老李则是无所谓的样子,丁乐和胡言几乎一样的心态,丁 乐虽然接受了两万美元,但是内心还是不愿看到我和别的男人有染,他还真的把自 己当成我的男友?我内心嘲笑到,他不过是一个浑身没有骨头的孬种! 出于报复心态,我完全沉浸在科林的阴茎摩擦阴道的快感之中,一阵一阵的酥 麻奇痒在全身传道着,不消片刻我便达到了高潮,浑身绷紧着享受这放纵的时刻。 不得不承认今天是一个淫靡的日子,三个白人轮流上阵,一直弄得我高潮迭起 ,浑然忘记了自己的处境,可能男人都是视觉动物,而且存在变态心理,看到我被 插入的样子,其他人也蠢蠢欲动,包括司机和刚刚射了两次的黑人,整整一个晚上 他们纵情欲海,在我和嘉荷的身上发泄着。 当我悠悠醒来的时候,头发上、乳房上、阴唇上、大腿上、屁股上都是干涸的 精液,间断的记忆告诉我,整个晚上车上所有的男性包括司机和胡言他们等等,都 和我发生过关系,说也奇怪,原本小穴红肿难受,经过短暂的休息,此刻居然没有 什么痛楚的感觉,仅仅是体力不支。而嘉荷的情况也不比我好到哪里去,一群男人 则是浑身无力的倒在旁边睡觉,想来是纵欲过度的情况。 我的内心深处衍生出一股深深的迷茫,我到底是一个什么的人? 他们又是什么样的人? 人性的本来面目又是什么样子? 龟田已然醒过来,恢复理智的龟田不禁大皱眉头,拉着黑人和白人窃窃私语, 不知说的什么。 不一会儿龟田来到我和嘉荷身边:“我们玩一个捆绑游戏吧。” 说着一行人抬起我和昏睡中的嘉荷,将我们两人绑到一颗大树上。 龟田从包内拿出一个针头里面注满了药物。 “这是什么?”我心里警惕地看着龟田。 “嘿嘿,这是‘忘情水’,你可不要怪我们,我们想来想去还是除掉你们俩人 的记忆最安全,否则谁知道事后你们会不会报复。”龟田阴险地笑着。 我有些惊慌,一切都发生的太快,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你不是答应带走嘉 荷的么?”我对着光头比尔道。 比尔看着龟田:“幸亏龟田先生及时提醒我,带着她实在太危险了,只有你们 俩全部没有了记忆才是最安全的。” 我依旧没明白比尔的意思,突然我瞥到了一处,只见冷斌倒在地上口吐白沫, 我终于明白了龟田出于报复心态已经给冷斌注射了毒药,不知道会不会变成白痴! 而我和嘉荷都是证人,他放心不过,而他们那一群男人不知达成了什么协议此 刻居然彼此信任,就连胡言他们也都被拉拢在内,我嗅出了一丝阴谋的味道,我愤 怒地瞪着胡言,胡言皱着眉头神情复杂地看着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龟田拿起针头慢慢的走到嘉荷的身边,将针头内的液体推入嘉荷的肌肉中,可 怜的嘉荷还在迷糊当中,并不知道自己的处境。 “嘉荷!你醒醒!”我大声喊道,可是极度疲乏的嘉荷依旧甜甜地睡着。 苍天下起滂沱大雨,却无法洗涤这浑浊的世界。 冰凉的雨水将我的内心也变得冰凉,我反而平静下来,静静地看着龟田将毒药 注射到我的体内,我冷冷的看着所有人:“我诅咒你们所有人!一生因果终有报, 你们一定会遭到报应的!” 死亡或许并不可怕,只是内心的寒冷,人情的冷漠才最可怕! 天上突然劈下一道惊雷,照亮了周围人丑陋的嘴脸,我感觉自己的灵魂轻飘飘 的,仿佛有种游离身体的感觉,这种有些眩晕的感觉但是却很舒服,难道这就是死 亡的感觉? 我的视线变得更加模糊,唯有闪电落下的瞬间才能有一丝明亮的感觉,突然我 看到了所有人惊恐的目光,我还在纳闷他们惊恐什么?可是自己便失去了意识,一 团黑暗将我深深的包裹…… 我感觉很冷,比这雨天还要寒冷,我可以清晰地触摸自己的感受,却无法言语 和改变,唯有徘徊着…… 没有尽头…… 没有希望……